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深度老龄化的四川如何“养老”?人大代表专题视察提建议

每日经济新闻 2019-11-26 16:50:50

老龄化的程度还将继续加深,积极应对是关键。多位代表在受访时均强调,要“多元化”发展,如四川省人大代表邓永东所言,养老服务应该根据需求来,而不能只有一种模式。

每经记者 余蕊均    每经编辑 杨欢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余蕊均 摄

数据显示,2018年四川65岁及以上常住人口为1181.9万人,占人口总量的14.17%,按照国际通行划分标准,已正式步入“深度老龄化”。

如何应对人口结构变化及其带来的种种挑战?养老服务又如何才能更高质量地推进?11月25日,四川省人大常委会组织部分全国人大代表和省人大代表就养老服务工作开展了专题视察。

“养老机构一个月收费是多少?”“如何让更多年轻人加入养老服务事业当中?”“老人生病后能否直接在房里看病,真正实现医养结合?”……带着一系列社会关注的问题,人大代表们连续走访了市区高端养老综合体、社区嵌入式养老驿站、养老实训示范基地等点位,肯定成绩的同时,也对进一步实现供需平衡、破解“难点”“痛点”等,提出了建议。

值得注意的是,正在公开征求意见的《四川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推进养老服务高质量发展的工作方案》(征求意见稿)提到,要创新推动养老服务体系建设和养老服务高质量发展,不断满足老年人多层次、多样化养老需求,“力争到2022年,全面建立居家社区机构相协调、医养康养相结合的养老服务体系,将四川打造成西部养老服务高地、全国养老服务示范省。”

探索“多元化”养老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余蕊均 摄

老龄化的程度还将继续加深,积极应对是关键。多位代表在受访时均强调,要“多元化”发展,如四川省人大代表邓永东所言,养老服务应该根据需求来,而不能只有一种模式。从此次视察情况看,多种模式已然兴起。

位于锦江区的孝慈苑,是“老成都”谢婆婆住过的第二个养老中心。尽管不清楚子女每个月要交多少钱,但如今的条件的确好了很多,用她的话说,“哪好往哪走”。目前,已有240多位老人入住这一政府公建民营、企业精心打造的“高端养老综合体”。

在郫都区奎星楼社区,80岁以上的老人超过800人,区政府通过改造1700平方米的安置小区铺面,打造出一个专门的养老驿站,提供休闲娱乐、便民服务等功能的同时,还引入第三方养老机构,探索“嵌入式社区居家养老”。

而在距天府广场以西约40公里的崇州市羊马镇,一个总投资超过3亿元的“四川省养老实训示范基地”项目正紧锣密鼓地推进建设。作为四川省民政厅从2012年开始筹建的综合性养老实训示范机构,该项目被寄望发挥示范引领带动作用……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近年来,四川养老服务工作进步明显,实现了三大转变——服务模式从针对特殊困难老人的补缺型福利服务,向面向所有老年人的民生服务转变;服务形式从机构集中照料为主,向居家、社区、机构多层次、体系化发展转变;发展机制从政府举办为主,向放开市场、社会力量广泛参与、竞相发展转变。

但与持续扩大的养老需求相比,养老服务供需不平衡、发展不充分的问题依然存在。四川省人大常委会委员、社会委主任委员郑树全表示,必须坚持问题导向,结合当代老年人多元化、多层次、多样性的养老服务需求,大力探索创新养老服务模式,补短板、强弱项、建机制、增活力、优服务、提质量,努力为广大老年人提供更加贴心、便捷、高效的服务。

“下一步,我们要聚焦‘痛点’‘难点’‘堵点’,进一步理顺政府、市场、社会的职责定位,创新推动、高质量发展,全面建立居家社区机构相协调、医养康养相结合的养老服务体系,不断满足老年人多层次、多样化养老需求,努力将四川打造成西部养老服务高地、全国养老服务示范省。”民政厅副厅长邓为表示。

农村养老不建议使用“硬指标”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余蕊均 摄

值得注意的是,农村的老龄化问题比城市更甚。四川省人大代表贾卿在受访时表示,其所在的彭州市宝山村,老年人占到全村总人口的20%,但农村的养老服务能力有限,面临更大的挑战。

四川在有意识地“加码”。根据四川省民政厅提供的数据,目前,全省农村公办养老机构(敬老院)达到2350所、床位21.9万张,已建成农村社区日间照料中心3825个、农村区域性养老服务中心405个、农村互助养老幸福院5070个,44.5万农村特困人员全部纳入救助供养。

而上述《征求意见稿》则进一步明确,要加强农村养老服务基础设施建设、完善农村留守老年人关爱服务体系。

例如,加快构建“1+N”农村公办养老服务联合体(1个县级养老服务中心,N个区域性养老服务机构),逐步将县级养老服务中心和区域性养老服务机构收归县级直管,探索将乡镇敬老院收归县级直管;到2022年,每个县至少建有一所以农村特困失能、残疾老年人专业照护为主的县级特困人员供养服务设施(敬老院)。

不过,考虑到农村的实际情况,有代表提出,会不会出现建成了养老服务机构却没有人的情况?是否每个乡镇都需要一个敬老院?

对此,四川省人大常委会委员、民宗委主任委员杨晓明认为,解决农村养老问题应更多进行资源整合,避免低利用率的问题,他建议,不要使用“硬指标”,不要搞“一刀切”。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另一个引发代表们热议的“痛点”,在于如何真正实现“医养结合”。

四川省人大外侨委副主任委员闫登成表示,在目前的实际运行中,如果老年人生病需要就医,还是得离开养老机构,住进医院,由此不仅需要负担“医”和“养”的双倍成本,对生病的老年人而言非常折腾,“既然是‘以人为本’,为什么不能到养老中心的房间来看病呢?”

四川省民政厅副厅长邓为坦言,医养结合还处于起步阶段,的确是眼下养老服务工作中“难点”,还须在医保政策支撑上进一步突破,促进“医”“养”资源的有效衔接与整合才能真正实现“人不动,服务和数据在动”。

此外,多位代表还提到,硬件设施不断升级的同时,还应加强对“软件”的投入,让养老变得有居家感、温馨感,需要各方更细致的作为。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成都 养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