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深度

每经网首页 > 深度 > 正文

18万人的“超级社区”,百步“停” | 关注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2-14 19:06:50

疫情之下,网络上对于百步亭社区治理的质疑声不断。究竟这个曾荣获首届“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的唯一社区,是如何跌落神坛的?

每经记者 吴林静    每经编辑 杨欢

百步亭社区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2002年2月,百步亭花园荣获建设部颁发的首届“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

2003年10月,多部委下发通知要求全国学习百步亭花园社区创建文明社区的经验。

2020年1月18日,武汉百步亭四万余家庭共吃团年饭。

2020年2月4日,百步亭社区出现多栋“发热门栋”。

疫情之下,网络上对于百步亭社区治理的质疑声不断。究竟这个曾荣获首届“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的唯一社区,是如何跌落神坛的?

先进“样本”

百步亭社区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时间回到1995年,武汉市江岸区后湖片区有一片烂泥地,水、路、电全无,人们扯着“白布蓬”在此营生。

城市发展,近郊的荒地待开发,先后有七家开发商进入百步亭,均因其恶劣的开发条件和难以获得经济效益,先后退出。

一个叫茅永红的人改变了这里。1997年,百步亭花园正式开工建设,1998年12月,百步亭一期交房。

时至今日,这里发展成一个占地5平方公里,有18万人居住的大型社区,社区内有9个居委会,11个小区。官网上写着,百步亭社区未来要变成百步亭新城,地盘扩张到7平方公里,人口扩容到30万。

百步亭从一开始的定位就与别的项目不同。茅永红希望按照“建设、管理、服务”三位一体的模式来,建设“可持续发展的现代文明社区”。这种“企业服务社区”发展模式,为我国城市社区建设探索了一条全新的社区治理之路。

这种模式最特殊的地方,就在于突破传统的区-街-居委会管理型的行政体制,创办全国第一个不设街道办事处的新型社区,实行社区自治。

这样的提法在湖北甚至中国都是首开先河。所以,当城叔搜索论文时发现,从2000年起,就有学者以百步亭为案例研究城市的社区建设。

“案例”这个词,并不足以说明百步亭模式的地位。武汉市长周先旺接受央视采访时说:“百步亭社区是中国群众自治非常好的一个样本。”

既然是“样本”,关注纷至沓来。

全国文明社区示范点、全国先进基层党组织、全国三八红旗集体、全国五四红旗团委标兵、全国文化先进社区、全国无毒社区、全国基层民兵预备役工作先进单位、全国物业管理优秀住宅小区、全国和谐社区建设自主创新奖等60多项国家级奖项接踵而至。

150多万人次到百步亭社区视察参观,直到2019年,网络上还能见到基层工作者到百步亭社区考察、学习的文章。

百步亭集团官网上说:百步亭社区成为了全国社区建设的一面旗帜,成为了中国和谐社会的一个缩影,成为了展示武汉人文风貌的一个窗口。

争议对象

百步亭社区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万家宴之前,百步亭都是学习的榜样。2020年,不合时宜的万家宴,让百步亭第一次成为争议的对象。

20年时间,百步亭的百家宴发展到万家宴,已经是一张代表社区治理的名片,也是武汉对外宣传的窗口。

1月19日《楚天都市报》头版头条以“一万多道菜品映出邻里温情,二十届万家宴见证社区和谐”给出了注解。

随即,“百步亭大规模发热”的消息,让百步亭社区重回舆论中心。

财新记者2月4日实地走访发现,武汉百步亭社区共有57个门栋被列为发热门栋,社区负责人证实了这些发热门栋的存在,居民也证实有发热隔离患者。

百步亭迎来了特殊时期。

城叔所在的城市,社会以社区为单位布局疫情防控措施:高频监测、入户排查、定点随访等监测;健康教育、体温监测、消毒防疫等预防;对发热人群、疑似人群、隔离人群的应急响应。

但家住百步亭安居苑的一位余小姐告诉城叔,“平时不觉得有什么,但这次疫情出现以后,整个小区出现很多问题。”

百步亭社区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首先,小区没有进行封闭管理。2月4日是武汉封城后余小姐第一次出门,去超市买东西,“从小区门口出去,没有任何人拦我们,进出也没有人给我们测体温。”

其次,消杀措施跟不上。余小姐本身也是从事物业行业的,虽然在家隔离,但可以每天看到公司发的防疫动态:全面的消杀每天要做两次;保洁是外包,每天会保证12~15人在岗;同时会请社区协助,申请入户消杀;因为小区有确诊病例,所以每天还会对确诊病例所在楼层进行单独的消杀。“但百步亭的楼道里面没有任何消杀的痕迹。消杀过,至少我能闻到味道。”

然后,小区的信息公开也不全。余小姐的物业公司会对住户公布小区内最新的疫情,包括多少病例确诊,多少病例送医,多少病例在家隔离,而且会一并公布所在房号,并在房门上做上单独的标识。“虽然房号很隐私,但这样方便做特殊的消杀防疫,也能够更好的提醒周围的住户。”相比之下,百步亭只在楼下用红色字体写“发热门栋”,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通知或是提醒。

基本的防疫措施“没让住户看见、感受到”,更别提特殊时期的特殊服务了。余小姐说,这个时候,没有人来管我们的生活,小区业主现在是自己联系供货商,菜米油盐送到小区门口,业主再分时段去领。

人们不仅要问,一个依靠群众自治、企业管理的社区,疫情之下,到底应该寻求谁的帮助?

若是给疫情期间百步亭社区的服务打个分。

余小姐说:不及格,整个服务水平在武汉来说,还不到中间值。

昔日“桃花源”

百步亭社区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作为首届“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的获得者,怎么没把“百步亭经验”用在防疫工作上,更没成为疫情防治的社区治理样本?

十年前,余小姐一家搬来百步亭的时候,这里是武汉人心中的宜居地。

2001年,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刘祖云在一篇《社会转型期城市社区建设的理论探讨》论文中写到他的考察记录:

百步亭社区不仅设有商店、学校、医院、保卫等满足居民基本生活需求的设施,而且有百步亭(即百步一亭)、中心绿化广场、百米文化长廊、阅报栏、阅览室以及足球场、网球场、篮球场、门球场等满足居民专项生活需求的设施。

从软件方面看,百步亭社区虽然没有传统的“健全”的管理机构,但有严格、规范的管理制度,有合理、高效的管理运行机制;有定期开展的各种文体活动;有“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社区精神;有教育援助会、慈善援助会等社区弱势群体的“爱心工程”等。

而这些又来自于物业开发者(物业开发公司)、物业管理者(物业管理公司)和物业享用者(居民或业主委员会)三者有机结合的新型管理模式。一流的服务设施和一流的服务水平必然带来一流的服务效果。

正如百步亭集团自己宣传的那样,整个社区像闹市里的“桃花源”,是市场运作下的“乌托邦”,是现实里的“童话世界”。

关起门来,社区可以提供生活的基本要求。一打开门,社区没有跟上这座城市的变迁。

“十年前,是比较不错的,很宜居的社区。十年后,其实社区的公共卫生这类也不错,没有太多的不满意。”余小姐说,“但现在跟周边的小区相比,就感觉百步亭的管理和规划很差。出行不便、停车不便,出现了老旧院落的通病。”

小区物业费涨过一次,从不到1块,涨到1块多。“这里的保安都做了很多年,我们什么时候来的,他们就什么时候在。一般就是在小区或小区附近居住的人,能够就近照顾家里,再顺便打发下时间。”余小姐说。如此一来,管理和服务哪里谈得上专业。

年轻人给百步亭社区的评价是,这里的确很适宜老年人居住,但不适合年轻人,不能要求大家只在社区里生活。

换句话说,优秀的百步亭,老了。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百步亭 武汉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