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世界

每经网首页 > 世界 > 正文

疫情“失守”,巴西陷入三重矛盾

每日经济新闻 2020-05-28 13:28:36

肆虐的疫情将巴西的矛盾呈现在了世人面前:地方政府与联邦政府的矛盾;医疗资源的分布不均;以及抗疫不力,政治与科学站上对立面。

每经记者 谢陶    每经编辑 杨欢

巴西正在成为新冠肺炎疫情的“新震中”。

根据巴西卫生部26日公布的数据,截至当地时间19时,该国单日新增16324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达391222例。

这一南美洲国家已在22日超过俄罗斯,成为全球确诊病例第二多的国家,仅次于美国。

△巴西每日新增确诊人数曲线 图片来源:巴西卫生部

与此同时,据法新社报道,巴西26日公布的新冠病毒单日新增死亡人数为全球最高,达1039人,已连续第五天居世界首位。

肆虐的疫情将巴西的矛盾呈现在了世人面前:地方政府与联邦政府的矛盾;医疗资源的分布不均;以及抗疫不力,政治与科学站上对立面。

第一重:地方与联邦的矛盾

△5月25日,在巴西首都巴西利亚,人们戴着口罩逛市场。 图片来源:新华社发(卢西奥·塔沃拉 摄)

5月9日,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就发表社论指出,巴西应对疫情的最大威胁是“消极抗疫”的总统博索纳罗。

从2018年参加巴西总统选举起,博索纳罗便打出振兴经济的口号。疫情爆发之后,博索纳罗旗帜鲜明地反对封城,反对严格的防疫措施。

这一过程中,巴西多位州长与博索纳罗展开了“唇枪舌战”。巴西绝大多数州长支持禁止非必要的商业活动和公共服务,以遏制疫情。但博索纳罗却支持复工复产,取消隔离政策,并号召支持者“恢复正常的社会秩序”。

地方与联邦的矛盾愈演愈烈,甚至闹到了最高法院。3月27日,巴西联邦最高法院作出裁决,是否强制采取封城措施由各州市自行决定,联邦政府无权干涉。

截至当地时间5月3日,巴西18个州和首都巴西利亚所在的联邦区宣布延长隔离时间,每个地区的延长时间不等。然而,当天巴西多地再次爆发抗议游行,反对封锁措施。

面对疫情,博索纳罗的选择是保经济。博索纳罗声称:“一些州的社交隔离政策走得太远。我们的生产和经济正在迈向重症监护室。”

不过,迫于疫情防控的巨大压力,博索纳罗政府似乎也“终于”意识到了情况的危急。5月21日,博索纳罗和27位州长举行会议,暂时搁置部分争议,释放出地方与联邦团结合作的信号。

从长远来看,巴西地方政府与联邦政府爆发严重冲突的风险并没有解除。

“巴西本身属于联邦制,博索纳罗可以管着联邦政府,但下面的州却是自治的。博索纳罗得不到各州支持,经济政策的实施及抗疫方面无法形成一致意见,这样一来,对经济和抗疫都没有好处。特别是未来一段时期,接近亚马逊雨林的土著群体及贫民窟暴发疫情的话,巴西可能会进入经济、社会和政治的三重危机。”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社会文化研究室主任郭存海表示。

第二重:医疗资源分布不均

△2020年5月16日,在巴西卡希亚斯公爵城的一家医院,医护人员护理一名新冠患者。 图片来源:新华社/美联

“拉丁美洲是疫情的最后一波浪潮”。泛美卫生组织(PAHO)的马科斯·埃斯皮纳尔博士称。

然而,在这一波浪潮之下,首当其冲的却是巴西的弱势群体,他们或是来自相对落后偏远的北部地区,或是居住在里约的贫民窟,又或是游走在圣保罗街头的小商贩。

当前,巴西多地正面临着医疗系统崩溃,相对贫穷的北部各州尤为严重。5月16日,巴西原住民联合会(APIB)透露,新冠疫情已扩散到38个原住民部落。

拥有三百多万人口的亚马逊州只有一家医院有重症加护病房(ICU)。在蔓延的疫情面前,亚马逊州的防疫力量“形同虚设”,该州也迅速成为巴西感染率最高的州之一。一名匿名官员透露:“亚马逊州的卫生系统早在3月就已经开始崩溃了。”

巴西土著联合会执行协调员迪那曼·塔克斯直言:“新冠肺炎疫情暴露了多年被公众忽视的问题——我们的社区通常位于偏僻荒凉的地区,没有任何基础设施。人口达1400人的塔克斯社区至今没有医院,该社区距离最近的重症监护室有四个半小时的车程。”

“面对大流行,我们没有太多选择,只有完全隔离自己,设置路障,不允许任何人进入或是外出。”塔克斯表示。

非营利组织InfoAmazonia的研究表明,巴西土著村庄与最近的重症监护室之间的平均距离为315公里,但对于其中10%的村庄来说,实际距离在700到1079公里之间。

新冠疫情揭开了巴西北部地区贫穷落后的一角。在巴西,超过500万户家庭生活在城市贫民窟,落后的防疫意识、狭窄的社交空间、极度匮乏的防疫资源令贫民窟成为了疫情的“重灾区”。

圣保罗和里约热内卢是巴西贫民窟人口最集中的城市,凶猛的疫情直接击垮了两座城市的“健康防线”。“原本以为新冠病毒只是一种富贵病,我们穷人才不会感染。”自幼长在圣保罗西部贫民窟的维克多称。

5月18日,圣保罗最大的贫民区之一帕拉伊索普利斯贫民区爆发游行示威,要求圣保罗州政府出台更多针对贫民区群体的抗疫政策。贫民区居民游行至州政府所在地,抗议“圣保罗发生疫情以来,圣保罗州没有为贫民区制定任何公共政策”。

埃斯皮纳尔直言:“拉丁美洲是世界上最不平等的地区,这一现实使健康和经济增长之间难以平衡,数以百万计的人在隔离、宵禁和停工期间面临更大的贫困。”

第三重:政治与科学的分裂

△巴西确诊病例曲线图 图片来源: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网站截图

世卫组织(WHO)早前就指出,美国和巴西从开始就没有认真对待WHO有关疫情暴发的警告。置科学于不顾是两国应对新冠威胁时共同的“败笔”。

事实上,2月中旬,新冠病毒就开始在圣保罗和里约热内卢等大城市传播,但并未引起当局的重视,政客和普通民众对病毒呈现出一种“麻木无知”状态。在新冠病毒不断蔓延之际,巴西主政者却将政治放到了科学的对立面。

当地时间24日,博索纳罗的支持者走上巴西利亚的街头。博索纳罗参与进游行人群中,在一群戴口罩的保镖簇拥下博索纳罗却没有佩戴口罩。

而在此之前,博索纳罗还不顾世卫组织的建议,认为新冠病毒不过是“小流感”,并且感染者大部分为60岁以上老人,因此没必要关闭学校。

这一系列言行显然与巴西卫生健康部门关于保持社交距离、防范新冠病毒传播的建议背道而驰。在疫情防控的关键时期,巴西甚至出现在一个月内两任卫生部长接连辞职的情况。两位部长均是医学专业出生,反对过早解禁,不满博索纳罗的所作所为。

事实上,作为传染病多发的国家,巴西有着丰富的抗击大流行病的经验。2013年以来,巴西成功地抵御了登革热、寨卡病毒的袭击,发明的“转基因灭蚊法”更是被印尼、菲律宾以及美国南部多个州采纳。

巴西多年的防疫成果离不开对于科学的尊重及对科研的持续投入。然而,正如圣保罗圣卡萨大学医学教授塔尼亚·拉戈所言,“今天,政治与科学之间出现了分裂。”

“尽管巴西有着强大的科研能力和经济能力。但是,它的领导层很明显地在抗击新冠病毒方面持反科学的立场。”哥伦比亚波哥大国立大学流行病学家朱利安·费尔南德斯·尼诺指出。

目前,巴西连确诊病例科学的筛查和统计都无法做到,而这只是科学抗疫的基础性工作之一。圣保罗大学教授多明戈斯·阿尔维斯称:“巴西只对住院的病例进行筛检统计。由于测试能力低和大量漏报,实际感染者可能是巴西官方数据的15倍。”

需要指出的是,当下多种传染病正同时爆发。截至5月1日,巴西全国累计报告67万例登革热病例,流感、黄热病等也在局部冒头。撕裂的巴西正处在多重危机之下。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巴西 疫情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